五月,刺玫花开

走过立夏了,到了小满了,时光赶着趟儿的往前走,几场雨下来,天气已经快到了小火红泥的炎热了。翻着日历,五月将尽,六月在五月的门楣外探头探脑的,留下一枚枚的吻痕,温热就一点一点的侵蚀过来,染在五月的尾声里,那些旧日里的一树树的花开,开到茶靡时的残香似乎还在浅浅的香着,六月已摇着蒲扇盈盈来约。

就让你有了依依不舍,想把脚步停下来,想把五月的门关得紧紧的,不要任何的侵略。就在五月的门里,坐在窗前,将身置于一把摇椅之中,椅偎五月的一米阳光里,手执一卷书,无论是什么书都好,或默言,或朗读,在播放一曲婉韵纯音,书声乐曲相伴相融,宛如小溪流水般,潺潺盈盈;或者铺开一纸娟白用一只瘦笔在五月的景上织绣一幅山清水秀的清欢,用一纸念想,折叠成一阕葱茏的纯色,安放在五月莲池的微波里,让一路波光潋滟的温情开出一朵清雅的莲花。

其实说到底,就是想留下一点念想。

想必是每到一个辞别的时刻,都会有这样聚散分离的不舍得吧?

天空,浅蓝色,空旷,因为刚刚落过雨,到处都显得干净,清新,澄澈,连那些飘渺的细微的灰尘都没得见了。自己是属于蜗居的那一族,除了上班,就是蜗在家里,看看书,写写字。累了大多是站在六楼的阳台上放目远方,让自己的身心和眼睛做一个暂短的休息。

又是一个周末,站在阳台上极目远眺,远处的天际有几朵乳白色的云,轻轻的游动着,还有几注高高的烟筒冒着时而清淡时而浓烈的鱼白色的烟,在微风里袅袅的在天空中散开,与云融在一起,只瞬间就分不清哪是云,哪是烟了。

有微风浅浅的拂过来,就闻到了风中裹着的花香,忙用眼去寻,原来是对面露台上的蔷薇花开了。早就见了那一簇绿色,只是不知道是蔷薇花,开了,嗅到花香了,才明了。

对面的露台并不大,有一米五左右吧,小小的栏栅是纯白色的,绿色的藤蔓已将栏栅层层叠叠的萦绕,一朵朵艳艳的桃红色的花儿散在绿叶之间,说不出的优雅,妩媚,妖娆。

还有那些花蕾,抱着团儿,裹着身子,头顶上露出点点深桃色,像一个个活泼可爱的小精灵在枝叶上羞羞的呢喃着,悠悠的浅笑着。

还有那幽幽的香气,只需轻轻的嗅,就到了肺腑,熏得心啊肺的都是花香。想,花香定是招了小蜜蜂的,就在层层叠叠的花瓣间“嗡嗡嗡”的钻进钻出,也会有蝴蝶来凑热闹,悠闲的这一朵花间嗅嗅,那一枚花蕾上踩踩,呀,就是一幅浓也浓得淡也淡得的水粉画!

“香云落衣袂,一月留余香”的梵音如缕的香气,揉进微风里,溢满了五月所剩无几的日子。

蔷薇花,又名多花蔷薇、蔷蘼、刺玫、白残花,属蔷薇科蔷薇属的落叶或半常绿的匍匐状灌木,自古就是佳花名卉。蔷薇花香味很浓,花香诱人,花瓣中可提取芳香油,其价值高于黄金,具有很高的药用、食用价值···

蔷薇花,却原来就是家乡司空见惯的刺玫花,只是,自己一直都混淆不分。

忽然间就有了片刻的迷离,思绪不知不觉游回了故乡。

距我家几里路有个刺玫花沟,是个村庄的名字,皆因漫山遍野的刺玫花而得名。刺玫,样子长得像玫瑰,有刺,拥有浓浓的香味,清新扑鼻。家乡人许是因了这个原因才叫它刺玫的吧?颜色有红、白、深桃红、黄和紫,五月中旬见花,五月末盛放。

一直都忘不了刺玫花开放的盛况。那时候大概有十一二岁吧,常常跟着妈妈姐姐,或者与三五个小伙伴们结伴去刺玫花沟,采刺玫。采来做馅饼子吃,和晾晒成刺玫茶。采刺玫要在刺玫花开的正旺的时候,因为是极新鲜的,才好。

几里路的光景,往往是未及见花,便闻到了浓浓的花香了。

远远的望去,耀眼的桃粉色,夹杂着白的黄的紫的,还有深桃红色的,像媚娆的花帘,从山坡上一直铺到沟壕里,密密匝匝的,相当的壮观!

当身置其间,觉得没有始端,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都是花,粉的恬静,白的纯美,黄的明丽,紫的妖媚,一朵有一朵的姿势,一枝有一枝的风情。有的亭亭玉立,有的娇羞低眉,有的朝阳浅笑,一簇簇的妩媚,一束束的妖娆,真的是足够美,足够好!

采刺玫可是一件担着风险的活计,一不小心就会被刺玫那尖尖的刺儿给扎了,往往也是加了小心也会被扎,每每回到家里,第一时间找妈妈挑出肌肤里的刺刺,痛的一呲牙一咧嘴的,但很快就被妈妈做的刺玫馅的饼子而忘了疼。会一如既往的再去挨扎。

无论做馅包饼子,还是晾干了泡茶,一般都采深红色的,大概是因为红色的香味浓烈的缘故吧。

我们把花采来,妈妈是不要我们做的,都由她自己一个人操作。妈妈把花瓣洗净,放在捣缸子里边捣边加一些白糖,捣到腻糊糊的,馅就算做成了。那时候是没有白面的,妈妈就用玉米面做,做出来的馅饼子,我们都叫它玫瑰馅饼子。咬一口,又甜又香的红艳艳的馅粘在嘴里,那就是世间最好吃的美食了!直到现在,我甚至都不敢去回味,怕自己忍不住,把那馋虫给勾上来。

晾晒刺玫茶,是用刚刚露出顶端的花冠的花蕾,整朵的掐下来,将最外层的花萼在中间处剪掉,然后用水清洗干净,晾干了备起来。想喝了,就取几枚干枯的花蕾放在杯子里,用开水冲着喝。花在杯中翻腾摇曳,待到平静后,刹那,一朵朵花蕾淡雅的盛开在水面上,如浴在静水中的少女,含苞待放,静寂飘逸,楚楚动人。无须入口,只是观之,就醉了心。

一经把盏,一股浓淡相宜的清香萦绕于鼻翼之间。轻饮,那股香在唇齿间浸香片刻,便顺喉而滑落肺腑,顿觉心旷、神怡、气爽···一切释然。逐渐地氤氲成一缕轻风,一絮白云,一帘细雨,在心间悠悠荡漾。

卢仝在《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诗中吟道:“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青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肤轻,六碗通神灵,七碗吃不得也,惟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这著名的七碗茶诗,道出了飘飘欲仙的感受,何尝不是我的父老当时饮刺玫茶时的生动与传神?

说到采刺玫,又想起那个一条腿跛的齐爷爷来。齐爷爷那时能有六十岁左右吧,因了这残疾,一辈子没说上老婆。刺玫花沟的对面山上有一片松林,在我的记忆里那是一片一年四季都郁郁葱葱的茂茂盛盛的林子,齐爷爷是那儿的护林员,一年四季吃住在山里的一个小木头房子里。齐爷爷是个性格有些倔强也古怪的人,小的时候就常听大人们说齐爷爷的诸多护林时的一些事儿,褒贬不一,赞赏的还是少数,因为他的死性,不活泛,视那片林子为他的性命,任何人都碰不得,哪怕一个树枝,一个松树塔也不行,得罪了很多人,有些人背地里骂他是老怪物,有的甚至咒他早死。

就是那个老怪物,却是特别的喜欢孩子,每次我们小孩子去采刺玫,他都会乐不颠的跑来帮着我们采一些,还耐心的告诉我们采摘刺玫的技巧。尽管他这样,因为受大人们的耳濡目染,我一向对他没有好感。

有一次赶上下雨了,那天的雨下得好大,我们几个小女孩,吓得没有了主张,有的吓的哭了起来。是齐爷爷把我们接到了他住的小房子里,为我们一个个的烘干了衣服,又给我们做了中午饭,吃的也是刺玫馅的饼子,只是齐爷爷给我们做的是白面的。我们都把小肚肚吃的“沟满壕平”的,再看盆里,一个都没有给齐爷爷留。那种甘醇的味道至今仍然留在我的记忆里,一经回味,觉得舌尖上缱绻的还是那香那甜。

事后听妈妈说,齐爷爷把唯一的一点白面给我们做了吃了。

山里的路难走,又是沟又是坡的,齐爷爷把吃得五饱六饱的我们送出刺玫花沟,不好走的地方,就一一的把我们背着走过。等把我们送到平整的地带,齐爷爷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从这件事起,我改变了对齐爷爷的看法,每当一想起那个雨天,那一顿刺玫馅的白面饼子,满头淌汗的齐爷爷,我就暗暗的发誓有机会一定要报答齐爷爷。

只是后来刺玫花沟来了养蜂的,每年的刺玫花开的时候,漫山遍野都是蜜蜂,那儿就成了禁地,再也没有去采过刺玫,就再也没有见过齐爷爷。也就是说,我再也没有机会实现我的诺言。

世上最冷酷的东西,当属时间吧,多少个夜阑人静,听着时钟把时间一分一秒的切走,那些美好的过往,在它的“滴答”的声音里,淡了,远了,最后熄了。齐爷爷最后在我的记忆里消声灭迹了,已经很少再想起来,有时候就是偶尔想起,也没有了那份感动了。

前年回老家,有幸去一次刺玫花沟,那是个秋末,那些刺玫都已经枯萎了,枯枝乱七八糟的东倒西歪的,只是那些刺刺干倔倔的,还显露着锋芒。已经没有了那份香息和妩媚了。

齐爷爷看守的松林基本上已经伐光了,那个小木屋还在,就去看了。小木屋已经破落的不成样子,只剩下一个框子,屋顶没有了,想必是被人拆走做了烧火的材料,小炕也坍塌了,一个又一个的老鼠洞把坍塌的小炕弄得千疮百孔的。墙角处布满了蜘蛛网,白天的蜘蛛们都躲了起来,网上网着一些的蠓虫和蛾子什么的,在秋风里颤抖着。在一张蜘蛛网上,竟然网着一只蝴蝶,看来当时那只蝴蝶是经过一番挣扎的,两只翅膀都已经损坏了,脖子被网丝紧紧地勒着,不知道她最后是怀着一种怎样的绝望死去的,如果没有亲历过,如何能够表达的淋漓自尽?

小屋已经如此的破落,不知道齐爷爷是什么时候离开的这里的,也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人世了。

我把一声叹息,涂在三十几年久违的时光里,这小小的木屋的残骸,那些怀旧的情愫让自己的心充满了惆怅。

也许,我们都渴望有一处清明幽静的角落永远是属于自己的,无论是相拥的时候,还是远离的时候,他都在那儿。无论它经历怎样的岁月的动荡,无论时光把它漂的如何的陈旧,总希望它的那缕魂还没有散。眼前的小屋,它的魂还在吗?

站在原地回忆那些留下的感动,我茫然的问自己,我的灵魂呢?这三十年都在哪?

在这个五月,我在一个闲散的午夜,把那些曾经感动过灵魂的回忆做一笺瘦章,安放在咫尺的六月里,当六月走了的时候,我再把它带到七月,七月走了,带到八月,我要把这些装进行囊,一直背着它行走,为的是让自己能够永远记得。

我,在落笔之后,依然在那副泛黄的旧册上停留一会儿,再品一杯刺玫茶,在一张宣纸上涂抹一张清瘦的画卷。

画上的六月,就在咫尺。

画上的五月,载着我的相思,留在我的灵魂里。

发表在 情感笔记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康乃馨,母亲的花

四月里的一天,去了花市,买回一盆粉红色的康乃馨。买的时候,故意挑了一盆没有开花的,连花蕊也不得见的。就是想,用自己的细心,一点一点的培育她,浇水、松土、施肥,洗叶,看着她结蕊,看着她开花。最重要的是要她在五月里盛开,因为五月有个母亲节,因为康乃馨是母亲花。

康乃馨,母亲的花,因为母亲,我爱上了康乃馨,因为爱,我读懂了她平凡中的绚丽。

四月的芳菲落进五月里,已经褪了繁华,显得有些静寂了,我的康乃馨就在这个时候结了满枝头的花蕊,花包层层叠叠的,被绿色的花萼包裹着,顶上裸露着拥挤的红粉,迫不及待的要撑破那层束缚似的,看着就让人觉得温情,觉得心潮荡漾。还有守候着的那份期待。

那一日把母亲从老家接了来,一路上无论上下车,还是过马路,母亲都一直紧紧地拽着我的手,感觉到她的小心翼翼,还有夹杂在其间的恐惧。真的,母亲真的老了!一直都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可是,不论我愿意不愿意接受,我的母亲真的已经不再年轻了。心就隐隐的作痛起来,眼眸里涌出潮潮的湿润来。牵着母亲的手,看到母亲乖顺的样子,又让自己的那份感伤生生的咽进心里,心就那么的疼起来。

时间该是多么可怕的东西呀,一篇儿一篇儿的翻过,赶着趟儿的往前走,母亲就从满头的青丝走成了白发苍苍。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曾经是那么年轻,那么的精力充沛。母亲怎么会老呢?怎么会老成这个样子呢?她那一头黑发呢?她那挺直的腰身呢?我曾经年轻而美丽的母亲,岁月已在她的头发上添上了风霜,又在她的额头上布满了沧桑。

却原来,苍老是如此的无法阻拦,如此的势不可挡,如此的不尽人意!

我把母亲的手攥得紧紧的,我不要母亲离开我,我要牵着母亲的手,走过苍老的岁月。就如当初母亲的手,扯住我生命的丝线一样···

我从出生时起,就是一个体弱多病的孩子,母亲倾注在我身上的爱和辛劳总是比我的姊妹们多。在我一周岁多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去了一趟医院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也许是那时候的医学还不够发达的缘故吧,我的生死就只能听天如命了。

妈妈说那时候的我,没白天没黑夜的哭泣,开始的时候还有声音,尽管微弱,可是后来只看见小嘴在张喘却再也发不出声音来。妈妈就整天整夜的看护着我,妈妈说那是她一生中最无助的日子,只能眼睁睁看着我日渐衰颓下去,竟是无回天之力。

几乎是所有人都认为我难逃此劫,父亲已将我“归去”的谷草也要了来(我的家乡,那个年代有将夭折的孩子捆在谷草里扔掉的习俗)。

那是个中午,妈妈说到这一段的时候总是有泪轻轻的滑落,我每每听到这一段也会泪满面,因为在这一时刻我的生命因神圣的母爱而超脱而重生!我会将妈妈轻轻地拥住,为妈妈擦去腮边的泪花。

妈妈在极度的疲劳中沉沉的睡去,等醒来的时候,发现我的一个眼角,还有额头一个被蚊虫叮咬而破损的地方,被苍蝇做了繁衍后代的基地,那些活着的尤物蠢蠢欲动着,吸允着我的皮肉。妈妈见状吓得大声的喊叫起来,左邻右舍的闻声都赶了过来,大家见状,一致认为我将不久于人世了,因为这是已去或者将去的人才有的状况。就劝说母亲放弃我。母亲犹豫着,见我的呼吸愈来愈弱,终于咬紧牙流着泪轻轻的把我放在谷草上,却始终不肯放手,说等我没了呼吸再让父亲将我“送走”。

或许是我还留恋暂短的人生,或许是我还留恋父母孕育我一场吧,我在妈妈的泪水中,撑着微弱的呼吸久久的不肯离去。大家见状强行将妈妈与我分离开,父亲用谷草迅速把我捆起,就在父亲要把我送走的时候,母亲又央求父亲让她再看我一眼,父亲见母亲泪眼婆娑的样子,又把我放了下来。母亲用手轻轻的扒开谷草,就看见了我眼角的那颗滚落的泪珠,母亲不如分说把我从稻草里抱了出来,紧紧地搂抱在怀里,就在那一刻,我睁开眼睛哭出了声音···

母亲,亲爱的母亲,你用身体孕育了女儿的生命,又用母爱堵住了通往另一个世界的路,用温柔的双手把女儿从黄泉路上拉了回来。

母亲 您的爱就似一条涓涓流淌的溪水,载着我童年的幸福,载着我青春的梦想···女儿每一步的行程,那凹凸的脚印里,都汪满了您的汗水泪水和爱···

每一次走进五月,就走进一个生命温暖的季节 ,心也会涌满爱和感恩。窗台上的康乃馨生长的茂茂盛盛的,花蕊挂满了枝头,就等着盛放的那时刻。母亲来了,我和母亲一起守着康乃馨开花,还有我的小女儿,她身在外地,在每天的电话里都要关注康乃馨生长的的状况。

已经有了第一个花蕊了、又蓄了三个花蕊了,第一个花蕊长大了,马上就要开花了···,我如是向女儿汇报着···

今天清晨,当一缕晨曦从窗帘的缝隙里挤进屋子里的时候,第一朵康乃馨已然开放了!我惊叫着奔过去,拉开了窗帘,桃桃的粉色花儿,粉粉的晨曦阳光,谁是花色?谁是阳光?

我只知道,我的康乃馨在母亲节的这一天,开花了!她的每个花瓣上都凝聚着我的呵护和期待,就像我把对母亲的爱一点一滴的寄托在了它的身上一样。看着她如期的开放了,我的心在那一霎那溢满了幸福的味道。

其实,康乃馨的花儿不算太漂亮,开得一点也不鲜衣怒马。“春归幽谷始成丛,地面粉敷浅浅红。车马不临谁见赏,可怜亦能度东风”,可见康乃馨并不是在册名花,可是却是因为她的执著,温馨、慈祥、以一种母性的爱,走过岁月的苍凉,她多么像不计得失勇于奉献的母爱啊!

母亲闻声也赶来看,嘴里夸着花儿的娇美, 那双粗糙的手有些抖动的抚摸着花身。看到母亲叠满褶皱的手,我的心一下子又被揪疼了。

记忆的屏幕上,岁月的剪刀已将过往的时光剪成缕缕炊烟,却无法剪去对母亲的回忆。母亲年轻时的样子,是在照片上看到的,俊俏的面容,一双大眼睛里满是柔柔的笑意,乌黑的长发,编成两根麻花辫子,两根红色的辫绳系着母亲的青春岁月。母亲中年的样子 ,是我亲历着的,两根麻花辫变成了齐耳短发,母亲泼辣能干,吃苦耐劳,把曾经贫穷的家门勤劳站成了一道有滋有味的动人的风景。在故乡的老屋里,母亲用华美的年轮编织了一册散发着浓郁芳香的日历,每每翻阅,每一页散发的都是母亲给我们的浓浓的爱。

母亲,从几时起,你把自己的青春走没了?

我的母亲,纵然已是白发苍苍,纵然已是容颜苍荒,可依然,是我最美的母亲。天下众生,谁人都有母亲,我们是母亲的女儿,也是儿女的母亲,我们更懂得母亲的含义。

眼前的母亲苍老而瘦小,那每一条皱纹里依然藏着对儿女的牵挂,那被岁月压弯的背脊上摞满的依然是对儿女的祝福,昔日那双叠满老茧的双手托起的梦想依然是母亲心中不老的传说。母亲,于您的恩情大爱,无论怎样的笔墨都显苍白,无论怎样华丽的文字也道不尽其间的深厚,更何况女儿如此清浅的笔墨呀。

那一朵康乃馨悠悠的灿放着,我轻轻的把那朵花儿掐了下来,别在母亲的鬓角上,不温不火的粉红衬着银白色的头发,那一种别样的美丽,瞬间溢满了我的心扉,溢满了五月的时空,悠悠的香着···

发表在 情感笔记 | 标签为 , | 留下评论

卖花卖桃不如卖乡愁 大冶保安玩转“桃花经济”

刚送走最后一批桃花节的游客,大冶市保安镇旅游办就接到武汉、黄石各大旅行社的电话,提前预定6月采桃节的档期。

从单纯的赏桃花,到打造乡村公园,再到农事民俗体验;从藏在深闺无人识,到挑着桃子四处卖,再到游客上门采摘……连续四届桃花节,让保安镇桃花声名远播。

一盘水芹菜的“桃花运”

桃红李白,油菜花黄;小桥流水,青砖黛瓦。

放在4年前,沼山村农民刘志宏怎么也想不到,习以为常的桃花林,竟成了他发家致富的聚宝盆。

一次,一位客居香港数十年的保安人回到故里,刘志宏家的一盘水芹菜,让老人尝到了久违的乡味,赞不绝口。后来,不少看花的外地人,找上门嚷着要吃这乡下的“野味”。原本长在水田的野芹菜,从一文不值变成了高价菜。“比种地轻松多了,感觉像是走了桃花运。”2014年,当地政府在沼山村举办首届黄石·大冶桃花旅游节,刘志宏顺势开起了农家乐。

清炒水芹菜、红烧土猪肉、韭菜炒田螺、腊肉煮豆渣……依据游客口味需求,刘志宏自创菜谱,变着花样做“土菜”,一家人从早忙到晚,供不应求,当年收入破10万元。

看着刘志宏挣钱,大家坐不住了,也开始抄起锅铲自己干。4年来,保安镇陆续开张246家农家乐,单日接待能力达2万人次。

狗血桃“触网”卖全国

“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桃花节一过,刘志宏的生意就淡起来,这“春天”来得快,去得也快。他寻思着,当老板怎么跟当农民一个样,都是看天吃饭呢?

虽有万亩桃花,沼山的特色在哪里?“节后清闲”的综合征怎么破解?保安镇党委书记乐晗同样陷入深思。

为克服季节性强、游览项目单调等发展瓶颈,当地政府决定改变沼山村单一的“桃花经济”模式。在山坡湖边栽种桃树5万株、梨树及李子树3万株,在大畈田垄种油菜近万亩,新建旅游环形路和旅游专线,扩建停车场,增添景点设施,将田园打造成“春有花、夏有果、秋有景、冬有乐”的沼山乡村公园。

桃花节有了新风景,沼山村办起了乡村园博会。农产品展销、文艺表演、赏花观景、登高望远,游客忙得品尝桃花节里的一道道“大餐”。

桃花节一落幕,采桃节又紧紧跟上。如今,沼山村狗血桃已名声在外,通过电商“触网”远销广州、北京等各大城市。“以前我们的狗血桃1元一斤,还要挑出去卖,如今游客自己来采摘,卖到了5元一斤,桃树多的一户人家一年卖桃子就赚了30万元。”沼山村党支部书记张继军兴奋地说。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大冶桃花节旅游收入近3000万元。今年采桃节和狗血桃销售收入预计可达7000万元,保安镇一年的乡村旅游收入将突破亿元。

卖花卖桃不如卖乡愁

沼山村是传统古村落,山水资源丰富。在乡村旅游的转型升级中,沼山如何突破“花花经济”千村一面的迷局?“游客像候鸟,哪里风景好,就往哪里跑。”大冶市委书记李修武说,市场需求就是答案,游客的需求在变,我们的乡村旅游也要跟着变。

沼山立足已有资源,引进旅游开发公司并组建投融资平台,投资8000多万元开发集生态观光、休闲娱乐、采摘度假、民俗风情于一体的休闲旅游项目。

耕旱地、打年糕、磨豆腐,采莲船、排子锣、写春联,在参与这些传统的农事活动和民俗表演中,游客留住了脚步、记住了乡愁。

沼山村对已有古民居进行修缮保护,把石碾、石磨、风车、水车等传统工具纳入农耕文化展示园,还计划将村内空闲农舍集中管理,打造具有当地特色的别样民宿。

保安的“桃花经济”,只是大冶市乡村旅游供给侧改革的一个缩影。按照“工旅”“农旅”“城旅”“文旅”“休旅”结合的思路,该市紧盯游客需求侧市场,乡村旅游迎来“百花竞放”:村园博会、果蔬节、玫瑰花节、桃花节、香李节、荷花节、年货节……而今,在大冶“一年四季有花看,一年四季有果吃”。去年全市实现旅游总收入32亿元,同比增长33.3%。
转自花集网

发表在 鲜花资讯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爱丽丝的花语是什么?

它曾经是彩虹女神,像彩虹一样变幻着美丽,所以在爱情里,爱丽丝(鸢尾)的花语是:爱的留言·易变的。

在生活情调里爱丽丝的花语是:优美。

爱丽丝的花语

爱丽丝可分为以下几种:

玉蝶花(1.kaempferi)又叫花菖蒲,是美化水域的优良花卉之一,原产于我国东北内蒙等地,性喜水湿,园艺品种色彩丰富,花朵大于原种。

西伯利亚鸢尾(1.sibirica)是各国庭园中栽培最广泛的一种沼生鸢尾,适应多种土壤,喜湿、耐旱、耐寒。

鸢尾(1.tectorun。)是中国古典庭园中常见的花卉,产于中国长江以南地区,喜向阳,耐半阴,对湿润而排水良好的各种土壤都能适应。

西班牙鸢尾(1.xiphium)属鳞茎(球茎)鸢尾类,是商品价值较高的荷兰鸢尾的主要原始种,原产西班牙及其邻近地区。有各种不同花色的园艺品种,通称荷兰鸢尾,多作促成栽培。

英国鸢尾(1.xiphioides)与西班牙鸢尾相似,唯花梗极短,茎着花2~3朵,花期略迟,原产法国与西班牙交界处,现各地均有栽培。

鸢尾(爱丽斯)的花语:

1、优美、优雅的心

2、忠告

3、法国的象征

4、你的友情对我很重要

5、信任

6、希望

7、智慧与勇猛

8、我的问候

9、许诺

10、爱的留言、爱的信息

11、使者、好消息的使者

12、易变的

13、使命

14、传言

15、激情、热情

16、绝望的爱

17、神圣

18、使人生更美好

19、适应力强

20、稳重

21、想念你

22、信念

23、勇于追求爱情

发表在 鲜花物语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花之语

当花籽落到木偶里,木偶便有了花的灵魂,于是大地重新焕发生机;当花瓣飘落到土壤里,土壤便包裹了黛玉的忧伤,于是空气散发着快乐的香气;当花粉不经意的亲吻了花蕊,花瓣凋落,于是新的生命开始孕育……

不知谁说过,一朵花的美丽就在于她的绽放,而绽放其实是花心的破碎。此世间,也只有真爱花赏花之人去解读花之语,惜之怜之懂之……多愁善感的孟浩然担心昨夜的风雨带走了多少花朵,这些春天的小精灵牵动着诗人整夜的心魂,打动人心;慕佩芸与叶耀华相识相爱在木棉花的春天里,他们彼此珍惜,珍惜身边的幸福;梁以薰深信季晴川真诚不变的爱,在种满熏衣草的玻璃花房默默等待;风华绝貌的美少年夜铭殿对易晨曦说,你是我寻找了两年的海芋花恋人;唐磊唱出丁香花飘摇的一生,多么忧郁,多么孤单,他愿意在开满紫色丁香花的院子里陪着她,一生一世保护它;卓一航为了恢复白发魔女的头发和容貌,踏遍天涯,寻找六十年一开的幽昙花;曼陀山庄里,王语嫣的母亲用一辈子的时光种植曼陀罗,可惜呀,却最终也没有等到花心的段正淳的回心转意,她不曾理解曼陀罗是无爱与无望的黑色象征……

花之语,乃是女人的心声。

正如歌剧里演绎的一样,女人爱花惜花懂花,喜欢拥有花也喜欢种花。母亲喜欢摆弄花,家里盆盆罐罐的种着各式各样的花,甚至她会不辞辛苦的到山上背土提水回来栽花,偶尔去朋友家看到好看的花,我也会替母亲索要一枝回去种上,看到母亲脸上那绽放的笑容我也很满足;办公室的女同事们也很爱养花,窗台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花盆,闲暇时间她们会给花松土,喂点牛奶,很认真地讨论花的长势等,尤其一位爱花者每次看到谁倒矿泉水时都会提醒大家留下水来浇花,说实话,一开始感觉有点可笑,时间长了,我越来越佩服她,这或许是爱花之人的魅力吧;大学时,舍友曾买了一棵开了红色花的仙人掌,我还给它取了一个名字——鹤顶红,当时全宿舍的人都很紧张它,尤其是放寒假时,还把它托付给离校近的同学带回家养,结果返校回来不几天就“寿终”了,大家还埋怨了很久那位同学,现在想想当时发现仙人掌的根烂了,或许是同学也很紧张它,太“浇灌(娇惯)”它了。爱花就像爱人一样,既要方法得当,更要用心,更不能急功近利。

女人爱花,女人养花,不足为奇,那是因为女人如花。

经历如花,经历含苞待放的的羞涩,经历灿烂耀眼的华丽转身,经历孕育新生命的幸福时光,渴望如花的美丽,渴望如花一样完美绽放的爱情,渴望有一个可以陪伴自己终老的伴侣,夕阳西下,一起回忆每一次纠结的苦闷,每一次欢愉的圆满……。记忆如花,温暖的记忆如花香,在寒冷的夜空也会放散自然的花瓣,在多风的季节也会不吝啬的将自己的花语交给风之子,希望风之子会飞跃高山,翻越层层白云,穿过蓝色海洋,将幸运带给许愿池的希腊少女……

发表在 鲜花物语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养花

前几日帮邻居搬家,有一盆冻伤的木菊,虽然已成一棵枯枝,但也觉得扔了可惜,我就搬回家养着了,我已记不清这是我养的第几盆花了。

小的时候就喜欢花花草草的,总是缠着妈妈在菜园里多种一些花的,我家的花总是比别人家种的多的。那时的闲田很多,家家都有很大的菜园子,夏天家家园子里都开满五颜六色的花的,姹紫嫣红,争奇斗艳。大地的花不需要太精心伺候的,随便的施点肥,就随它长去吧,也总是出落得叶茂花香的,就像那时的孩子,我们小时候是在野外疯大的,就连那菜地里的小花园都会成为我们躲猫猫的地方,趴在高一点的花丛里,闻着花香,还真是一种享受呢。

那时也有在屋里养盆花的,不过那时的人不讲究的,只要花好看就行,开得红红紫紫的,看着顺眼便是好花。不像现在人讲究什么名花,就像穿衣服要讲究牌子。还真不知道现在讲究的名花里,那一盆盆不开花的绿东西为什么也叫花,就像那不下蛋的母鸡。

菜园子随着房屋的增多,面积越来越小,慢慢的个人家的小花园也无容身之地了。偶尔的在庭外看到花很少了。也就公园里还能见到一簇簇的花。

我的花也被圈进了楼阁里,花一茬茬的换,总觉得自己养的不是最好的,经常去花店买一些大家称好的花的。女儿有时打趣说,花儿和我一样可怜,被囚禁在屋里,还要经常和邻家的花做比较。不过这些年我也有一种花是从来没丢掉的,那就是君子兰,可能是借名字的缘故吧,总觉得养了它便是君子了,我想大多数人喜欢它可能也是这种缘故吧,也应该是被称为名花的缘故的。

随着年龄的增大,恋旧的情节严重起来,被遗弃的花总被想起,它们开的也很娇艳的,总被我以没有名气打入冷宫,或丢掉,或送人。看着要被邻居扔掉的花不知为什么会起恻隐之心,在养花历程里真的第一次要救死扶伤。

木菊是宿根花卉,很好养的,不过还是不能大意的,毕竟是受伤了吗。我给它松了土,又施了肥,每天少浇一些水,盆养的花很娇气的,是需要细心一些的。经过十几日终于盼出了细细碎碎的小嫩芽,那一个个小米粒大小的芽看得我笑容满面,我似乎看到了那一朵朵盛开的木菊花朝着我笑,在挑逗我喜欢上它。

发表在 生活随笔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