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花

前几日帮邻居搬家,有一盆冻伤的木菊,虽然已成一棵枯枝,但也觉得扔了可惜,我就搬回家养着了,我已记不清这是我养的第几盆花了。

小的时候就喜欢花花草草的,总是缠着妈妈在菜园里多种一些花的,我家的花总是比别人家种的多的。那时的闲田很多,家家都有很大的菜园子,夏天家家园子里都开满五颜六色的花的,姹紫嫣红,争奇斗艳。大地的花不需要太精心伺候的,随便的施点肥,就随它长去吧,也总是出落得叶茂花香的,就像那时的孩子,我们小时候是在野外疯大的,就连那菜地里的小花园都会成为我们躲猫猫的地方,趴在高一点的花丛里,闻着花香,还真是一种享受呢。

那时也有在屋里养盆花的,不过那时的人不讲究的,只要花好看就行,开得红红紫紫的,看着顺眼便是好花。不像现在人讲究什么名花,就像穿衣服要讲究牌子。还真不知道现在讲究的名花里,那一盆盆不开花的绿东西为什么也叫花,就像那不下蛋的母鸡。

菜园子随着房屋的增多,面积越来越小,慢慢的个人家的小花园也无容身之地了。偶尔的在庭外看到花很少了。也就公园里还能见到一簇簇的花。

我的花也被圈进了楼阁里,花一茬茬的换,总觉得自己养的不是最好的,经常去花店买一些大家称好的花的。女儿有时打趣说,花儿和我一样可怜,被囚禁在屋里,还要经常和邻家的花做比较。不过这些年我也有一种花是从来没丢掉的,那就是君子兰,可能是借名字的缘故吧,总觉得养了它便是君子了,我想大多数人喜欢它可能也是这种缘故吧,也应该是被称为名花的缘故的。

随着年龄的增大,恋旧的情节严重起来,被遗弃的花总被想起,它们开的也很娇艳的,总被我以没有名气打入冷宫,或丢掉,或送人。看着要被邻居扔掉的花不知为什么会起恻隐之心,在养花历程里真的第一次要救死扶伤。

木菊是宿根花卉,很好养的,不过还是不能大意的,毕竟是受伤了吗。我给它松了土,又施了肥,每天少浇一些水,盆养的花很娇气的,是需要细心一些的。经过十几日终于盼出了细细碎碎的小嫩芽,那一个个小米粒大小的芽看得我笑容满面,我似乎看到了那一朵朵盛开的木菊花朝着我笑,在挑逗我喜欢上它。

此条目发表在生活随笔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