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乃馨,母亲的花

四月里的一天,去了花市,买回一盆粉红色的康乃馨。买的时候,故意挑了一盆没有开花的,连花蕊也不得见的。就是想,用自己的细心,一点一点的培育她,浇水、松土、施肥,洗叶,看着她结蕊,看着她开花。最重要的是要她在五月里盛开,因为五月有个母亲节,因为康乃馨是母亲花。

康乃馨,母亲的花,因为母亲,我爱上了康乃馨,因为爱,我读懂了她平凡中的绚丽。

四月的芳菲落进五月里,已经褪了繁华,显得有些静寂了,我的康乃馨就在这个时候结了满枝头的花蕊,花包层层叠叠的,被绿色的花萼包裹着,顶上裸露着拥挤的红粉,迫不及待的要撑破那层束缚似的,看着就让人觉得温情,觉得心潮荡漾。还有守候着的那份期待。

那一日把母亲从老家接了来,一路上无论上下车,还是过马路,母亲都一直紧紧地拽着我的手,感觉到她的小心翼翼,还有夹杂在其间的恐惧。真的,母亲真的老了!一直都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可是,不论我愿意不愿意接受,我的母亲真的已经不再年轻了。心就隐隐的作痛起来,眼眸里涌出潮潮的湿润来。牵着母亲的手,看到母亲乖顺的样子,又让自己的那份感伤生生的咽进心里,心就那么的疼起来。

时间该是多么可怕的东西呀,一篇儿一篇儿的翻过,赶着趟儿的往前走,母亲就从满头的青丝走成了白发苍苍。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曾经是那么年轻,那么的精力充沛。母亲怎么会老呢?怎么会老成这个样子呢?她那一头黑发呢?她那挺直的腰身呢?我曾经年轻而美丽的母亲,岁月已在她的头发上添上了风霜,又在她的额头上布满了沧桑。

却原来,苍老是如此的无法阻拦,如此的势不可挡,如此的不尽人意!

我把母亲的手攥得紧紧的,我不要母亲离开我,我要牵着母亲的手,走过苍老的岁月。就如当初母亲的手,扯住我生命的丝线一样···

我从出生时起,就是一个体弱多病的孩子,母亲倾注在我身上的爱和辛劳总是比我的姊妹们多。在我一周岁多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去了一趟医院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也许是那时候的医学还不够发达的缘故吧,我的生死就只能听天如命了。

妈妈说那时候的我,没白天没黑夜的哭泣,开始的时候还有声音,尽管微弱,可是后来只看见小嘴在张喘却再也发不出声音来。妈妈就整天整夜的看护着我,妈妈说那是她一生中最无助的日子,只能眼睁睁看着我日渐衰颓下去,竟是无回天之力。

几乎是所有人都认为我难逃此劫,父亲已将我“归去”的谷草也要了来(我的家乡,那个年代有将夭折的孩子捆在谷草里扔掉的习俗)。

那是个中午,妈妈说到这一段的时候总是有泪轻轻的滑落,我每每听到这一段也会泪满面,因为在这一时刻我的生命因神圣的母爱而超脱而重生!我会将妈妈轻轻地拥住,为妈妈擦去腮边的泪花。

妈妈在极度的疲劳中沉沉的睡去,等醒来的时候,发现我的一个眼角,还有额头一个被蚊虫叮咬而破损的地方,被苍蝇做了繁衍后代的基地,那些活着的尤物蠢蠢欲动着,吸允着我的皮肉。妈妈见状吓得大声的喊叫起来,左邻右舍的闻声都赶了过来,大家见状,一致认为我将不久于人世了,因为这是已去或者将去的人才有的状况。就劝说母亲放弃我。母亲犹豫着,见我的呼吸愈来愈弱,终于咬紧牙流着泪轻轻的把我放在谷草上,却始终不肯放手,说等我没了呼吸再让父亲将我“送走”。

或许是我还留恋暂短的人生,或许是我还留恋父母孕育我一场吧,我在妈妈的泪水中,撑着微弱的呼吸久久的不肯离去。大家见状强行将妈妈与我分离开,父亲用谷草迅速把我捆起,就在父亲要把我送走的时候,母亲又央求父亲让她再看我一眼,父亲见母亲泪眼婆娑的样子,又把我放了下来。母亲用手轻轻的扒开谷草,就看见了我眼角的那颗滚落的泪珠,母亲不如分说把我从稻草里抱了出来,紧紧地搂抱在怀里,就在那一刻,我睁开眼睛哭出了声音···

母亲,亲爱的母亲,你用身体孕育了女儿的生命,又用母爱堵住了通往另一个世界的路,用温柔的双手把女儿从黄泉路上拉了回来。

母亲 您的爱就似一条涓涓流淌的溪水,载着我童年的幸福,载着我青春的梦想···女儿每一步的行程,那凹凸的脚印里,都汪满了您的汗水泪水和爱···

每一次走进五月,就走进一个生命温暖的季节 ,心也会涌满爱和感恩。窗台上的康乃馨生长的茂茂盛盛的,花蕊挂满了枝头,就等着盛放的那时刻。母亲来了,我和母亲一起守着康乃馨开花,还有我的小女儿,她身在外地,在每天的电话里都要关注康乃馨生长的的状况。

已经有了第一个花蕊了、又蓄了三个花蕊了,第一个花蕊长大了,马上就要开花了···,我如是向女儿汇报着···

今天清晨,当一缕晨曦从窗帘的缝隙里挤进屋子里的时候,第一朵康乃馨已然开放了!我惊叫着奔过去,拉开了窗帘,桃桃的粉色花儿,粉粉的晨曦阳光,谁是花色?谁是阳光?

我只知道,我的康乃馨在母亲节的这一天,开花了!她的每个花瓣上都凝聚着我的呵护和期待,就像我把对母亲的爱一点一滴的寄托在了它的身上一样。看着她如期的开放了,我的心在那一霎那溢满了幸福的味道。

其实,康乃馨的花儿不算太漂亮,开得一点也不鲜衣怒马。“春归幽谷始成丛,地面粉敷浅浅红。车马不临谁见赏,可怜亦能度东风”,可见康乃馨并不是在册名花,可是却是因为她的执著,温馨、慈祥、以一种母性的爱,走过岁月的苍凉,她多么像不计得失勇于奉献的母爱啊!

母亲闻声也赶来看,嘴里夸着花儿的娇美, 那双粗糙的手有些抖动的抚摸着花身。看到母亲叠满褶皱的手,我的心一下子又被揪疼了。

记忆的屏幕上,岁月的剪刀已将过往的时光剪成缕缕炊烟,却无法剪去对母亲的回忆。母亲年轻时的样子,是在照片上看到的,俊俏的面容,一双大眼睛里满是柔柔的笑意,乌黑的长发,编成两根麻花辫子,两根红色的辫绳系着母亲的青春岁月。母亲中年的样子 ,是我亲历着的,两根麻花辫变成了齐耳短发,母亲泼辣能干,吃苦耐劳,把曾经贫穷的家门勤劳站成了一道有滋有味的动人的风景。在故乡的老屋里,母亲用华美的年轮编织了一册散发着浓郁芳香的日历,每每翻阅,每一页散发的都是母亲给我们的浓浓的爱。

母亲,从几时起,你把自己的青春走没了?

我的母亲,纵然已是白发苍苍,纵然已是容颜苍荒,可依然,是我最美的母亲。天下众生,谁人都有母亲,我们是母亲的女儿,也是儿女的母亲,我们更懂得母亲的含义。

眼前的母亲苍老而瘦小,那每一条皱纹里依然藏着对儿女的牵挂,那被岁月压弯的背脊上摞满的依然是对儿女的祝福,昔日那双叠满老茧的双手托起的梦想依然是母亲心中不老的传说。母亲,于您的恩情大爱,无论怎样的笔墨都显苍白,无论怎样华丽的文字也道不尽其间的深厚,更何况女儿如此清浅的笔墨呀。

那一朵康乃馨悠悠的灿放着,我轻轻的把那朵花儿掐了下来,别在母亲的鬓角上,不温不火的粉红衬着银白色的头发,那一种别样的美丽,瞬间溢满了我的心扉,溢满了五月的时空,悠悠的香着···

此条目发表在情感笔记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